长源方家?古博眉头一皱的看向一旁的方棠,神色里透着几分不悦,古骅虽然只是古家旁系子弟,可也叫古博一声堂哥,现在古骅还在床上躺着,他的双腿就是被方棠给打断的。

    “方小姐,你的手也未免伸的太长了一点。”古博声音冷淡的响了起来。

    即使父亲和他说起过方棠和徐荣昌之间的关系,再加上近日的传闻,方棠背后还有袁老撑腰,可这里是弋州,还轮不到方棠指手画脚。

    视线一转,古博看了一眼气息冷峻的蒋韶搴,态度更为冷漠,他给方棠三分薄面,但他一个保镖队长,即使身手再强也入不了古博的眼,“蒋先生还请让开。”

    “你姓蒋?”站在古博身旁的年轻人咦了一声,目光诡谲阴森的落在蒋韶搴身上,峻冷的五官,肃杀冷厉的神色,和他最讨厌的蒋家人长相有很大的却别。

    年轻人嘴角缓缓勾起阴冷的笑容,脚尖踢了踢趴地上还没有缓过气的林天宝,“你要带走他,可以,不过你留下!”

    蒋韶搴收敛气势时,外人看他就是个普通的保镖,眼神多为无视或不屑;如果他展露出武者的气势,更多的视线是忌惮和戒备,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看猎物一般的眼神看向蒋韶搴,赤果果的,充满了恶意和阴冷。

    方棠看向表情阴森诡谲的年轻人,对蒋韶搴低声问道:“你认识?”

    “不认识。”蒋韶搴搜索了一下记忆,的确不没见过。

    蒋韶搴大部分时间都在总卫队,如果遇到棘手的任务,也会亲自带队,如今一有时间就来长源了,所以蒋韶搴在上京停留的时间很短,不可能和这些世家子弟结仇,

    “行了,别叽叽歪歪到了,要不你留下,要不地上这个人留下一双手脚!”等的不耐烦了,年轻人丢下话来,随后阴狠的目光警告的看向方棠,“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赶快离开,再废话下去,你就算是庆州关家的人,今天也走不出这里!”

    古博是不给方棠和蒋韶搴的面子,可他也没有打算和这两人交恶,瞿老葬礼上发生的事虽然被压下来了,可是上京白家的少爷却被逼着给方棠道歉,真和方棠撕破脸了,古家也讨不到好。

    心里有了决定,古博看向一旁噤若寒蝉的刘经理,沉声命令道:“将这个人带下去,找给地方先关起来,等我们用餐之后再说。”

    “是,我马上……”刘经理忙不迭的点头。

    可刘经理还没有来得及让保安过来,年轻人却出声打断了,“这个女人可以走,但她姘头要留下来!”

    年轻人声音不大,可语气却是不容更改的强势和霸道,半点不给古博的面子。

    古博脸色微微一变,他没和方棠打过交道,但因为古骅的事,古博多少也知道一点,方棠不是善茬,惹急了,她是真的敢杀人的。

    “明二少,方棠的男友是庆州州卫的人,和我们弋州州卫徐指挥关系也密切。”古博打了个圆场,虽然弄不明白明二少为什么要针对一个保镖,可古博不能任由明二少胡来。

    “庆州州卫算个什么东西?”明二少冷嗤一声,如果古博不提这一茬还好一点,他一说,明二少脸上的恶意更深了几分。

    不但姓蒋,而且还是州卫的人!明二少阴森森的目光看向蒋韶搴,好似在看一个死人一般,“你留下来,要不你就和这个女人一起留下来!”

    方棠没开口,冷漠的看着明二少,比起韦艾德、林天宝这些纨绔,即使交恶至少是有原因的,而眼前这个明二少就跟疯子一般。

    这都什么事!古博涵养再好此时也想要骂天了!方棠也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阿猫阿狗,而且古博也没有任何理由的对方棠和蒋韶搴动手。

    不说上京袁老那边,封掣和徐荣昌同时发难,古家也不好交代,可看着眼神阴郁的明二少,古博压下暴躁低声问道:“二少,你和蒋队长有过节?”

    “没有,今晚上第一次见。”明二少这话一说出来,旁边的人都傻眼的愣住了,难道这就是上京贵少的排场?管他有仇没仇的,看你不顺眼就要搞你一顿!

    古博俊朗的脸庞狠狠的抽了两下,真有仇还好说,这没仇没怨的算什么事啊!

    明二少抬眼打量着蒋韶搴,勾着最佳倨傲冷笑着,一字一字狠辣暴戾,“你姓蒋就是原罪!”

    韦艾德或者一旁的于胖子、刘经理不明白,可是古博却是知道的,在上京,明家是一品家族,而蒋家同样也是,更确切的来说同为一品世家,但蒋家却要强上三分,蒋、明两家的宿怨至少延续了几十年。

    从明二少出现时,钟子蕙表情就有些的不对,她想要进入的双鱼娱乐集团的老总正是明二少,只不过他挂这个名而已,真正打理公司的是明二少的旁系堂哥。

    对于明家和蒋家的不和,钟子蕙之前做了功课自然也清楚,想到方棠拒绝将宣德炉卖给自己,现在他们被明二少给盯上了,钟子蕙眼底有着幸灾乐祸一闪而过。

    方棠也听明白了,却懒得理会疯子一般的明二少,对着一旁的古博冷声开口:“地上躺着的是林天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古博眼角狠狠的抽了两下,低头看着趴地上一身油渍和菜肴的人形生物,古博这会真的想问候一下韦艾德的祖宗十八代,这烂摊子该怎么收拾?

    “人是我打的,有什么事我担着!”韦艾德高傲的开口,倒是担起责任不让古博为难。

    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古博“幽怨”的看着心高气傲的韦艾德,年轻小辈之间的打架斗殴倒也好处理,可关键是这中间还夹了一个古家都不敢得罪的明二少,这才是大麻烦。

    “什么林家木家的,这人扰了我吃饭的兴致,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当赔礼,那是给你古大少的面子。”明二少嗤笑一声,话音落下的同时,一脚嚣张的对着地上的林天宝踢了过去。

    “嗷!”刚缓过气来,林天宝还没撑起身体,却被明二少一脚踢到胸膛上,痛的一声惨叫,再次狼狈的摔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方棠同情的看着林天宝,估计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悲催过。

    古博暴躁的都要杀人了,弋州林氏可不是什么小家族!

    虽然古鄞没有透露多少,可古博隐隐的知道林氏是古武世家,看着只有林四爷在商界有点地位,但如果追溯弋州的历史就会发现,林氏很早就存在了,而且一直是这样低调。

    一个家族可以强盛也可以败落,但上百年来都保持这样低调的存在,细思极恐,林氏或许才是弋州真正的霸王!

    而林天宝这个纨绔不但是林氏嫡系,而且还是林四爷和林四夫人最疼爱的侄子,他被韦艾德打了也就罢了,可明二少要真敢对林天宝下狠手,古博忽然有种明二少走不出弋州的危险预感。

    “明二少,林氏和我们古家是世交。”古博硬着头皮开口,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下林天宝。

    听到这话,明二少沉了脸,阴鹜的目光阴冷冷的盯着古博,就在所有人以为明二少要发怒时,他忽然发出神经质般的笑声。

    在场的人都蒙圈了,要不是明二少身份贵重,估计忍不住要骂一句神经病!

    明二少哥俩好的拍了拍古博的肩膀,“行,给古大少你一个面子,这个人你带走,姓蒋的这个留下来!”

    完全没有被安慰到!古博不可能看着林天宝出事,但同样的,他也没办法任由明二少对方棠动手,不说后果会如何,关键是方棠和蒋队长可都是练家子。

    根据古家的调查,这两人都有武道天赋,至少也都是内劲中后期的武者,明二少敢动手,古博还真怕自己要给他收尸。

    看着古博没开口,明二少脸上的笑容倏地收敛,语气陡然之间转为了暴虐和阴冷,“怎么?看来古大少不将我明康放在眼里了?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有人敢和我明康得寸进尺!”

    明二少放过林天宝那是给了古博三分脸面,毕竟他也懒得教训弋州一个纨绔。

    不过蒋韶搴姓蒋,再加上他这冷傲的气势,让明二少瞬间想到了蒋家人,虽然长的不一样,可都是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

    不能也不敢真的对蒋家人动手,所以蒋韶搴就成了明二少迁怒的对象。

    方棠也听明白了,这不是蒋韶搴的敌人,但是蒋家的敌人,想到这,方棠揶揄的瞅着蒋韶搴,这一次可不是自己惹事了。

    大手宠溺的揉了揉方棠的头,蒋韶搴冷眼看着嚣张不可一世的明二少,在上京他都有嚣张的资本,更别说到了弋州,说是横着走也差不多。

    只不过明二少再狂妄也狂不到蒋韶搴头上,他今天注定是踢到铁板了。

    “看什么看?再看将你眼珠子挖掉!”明二少阴冷冷的开口,果真都是姓蒋的,即使不是一家人,但这一双眼睛倒和上京蒋家人有七成相似!

    古博看着出言不逊的明二少,心一下子拎了起来,他真担心方棠或者蒋韶搴直接一脚踹过来,明二少再狂妄也只是个普通人,内劲武者一脚的力度足不将人踢死也能踢残!

    尤其是想到还在床上躺着的古骅,古博面容紧绷着,甚至做好了冲上去给明二少挡下一脚的念头。

    “我不管你是哪个家族的人,你再多说一个字。”蒋韶搴低沉的嗓音平淡的响了起来,没有冲动也没有暴怒,淡漠的好似逞凶斗狠的明二少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蝼蚁。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蒋韶搴一掌拍在旁边的木头餐桌上。

    林园小馆是高档餐厅,餐桌也都是实木的,咔嚓几声,木头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偌大的实木桌像是承受了千万斤的重量,最后咔的一声散架成一堆木头掉落在地上。

    “蒋队长,明二少身份贵重,还请蒋队长三思!”古博脚步上前,不管如何,明二少绝对不能在弋州出事!

    “你敢对我动手?”完全没察觉到古博的好意,明二少像是被冒犯了一般,一把将挡在自己前面的古博给推的一个踉跄,要不是古博扶住了桌子,估计这会也摔趴下了。

    高傲的昂着下巴,明二少一手指着自己的胸口,挑衅冷笑着,“你他妈有种就对我胸口来,拍桌子算什么男人!我们上京明家别的不多,先天修为的武者还有几个,到时候不管是你还是你身边这个女人,你的家人、你的亲朋好友都要给你陪葬!”

    方棠第一次看到敢这么挑衅蒋韶搴的,而且看明二少这张狂的模样,他是真的不怕死!或许这就是上京明家给他的底气,能和蒋家相抗衡的家族,明二少有狂妄至极的资本。

    “怂了?孬种!”明二少放声得意的大笑起来,神色继极尽鄙视和轻蔑,他在上京时,出去玩乐时从不会带保镖随从,明家二少的身份摆在这里,谁都不敢动他分毫。

    “蒋队长,明家主可是执行总长的秘书!”古博压低了声音,摆出了明家主的身份。

    祝秘书是方丰益的秘书,在长源谁都要给三分薄面,而执行总长是最高那一位,明家主是他的机要秘书,身份不可谓不贵重。

    而且明家本身就是上京一品家族,若不是如此,明二少也不会如此嚣张。

    蒋韶搴明白的点了点头,就在古博松了一口气时,蒋韶搴却是一脚踢了过去,嚣张的明二少根本没想到蒋韶搴在知道自己的身家背景后,竟然还敢动手!

    嚣张的表情还僵硬在脸上,明二少身体倒飞了出去,砰一声撞到身后的桌椅,直接摔在了地上,而桌上的碗筷也都砸了下来,没吃完的饭菜洒了明二少一身,比起地上的林天宝更加狼狈。

    “该,活该!”林天宝此刻终于缓过来了,看着倒在地上的明二少,拳头激动的在地上捶了两下。

    或许缓过劲来了,林天宝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全身都是挨打后的疼痛,可一想到明二少之前敢踢自己,还要断掉自己的手脚!

    林天宝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里快速的往前冲了过去,对着摔地上的明二少就是各种踢打,“老子让你嚣张,让你狠!还打断老子的腿,有种你爬起来啊!老子先打断你的腿!”

    等古博反应过来时已经太迟了,林天宝直接拿着椅子对着明二少的头哐当一声砸了下来,明二少身体动弹了几下,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哈哈,没用的孬种,还真不经打!”林天宝一抹脸上的油渍,将手里的椅子丢开了,估计是没力气了,否则就林天宝这凶狠的模样,估计他还想多砸几下。

    看着叉着腰得意大笑的林天宝,再看着被椅子砸晕的明二少,方棠无语的摇摇头,“要不我们先走吧。”

    上京明家也好,弋州林氏也罢,任由他们去撕吧,方棠是不打算掺和了。

    蒋韶搴点了点头,他也没想到林天宝还能爬起来。

    古博赶忙扶起地上的明二少,对着一旁的于胖子吼了起来,“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将人送去医院!”

    “让你断老子的手脚!”林天宝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刚刚撑起的一口气散了,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扑通一声也倒在了地上。

    古博扶住这个扶不住那个,再次火大的吼了起来,“把林天宝也送去医院!”

    古博原本温和沉稳的性子此时变得暴躁易怒,只要想想刚刚发生的一幕,古博恨不能时间倒转回去,今晚上天塌了他也不会出门,让这两人打的你死我活去吧!

    一出闹剧就真戏剧化的结束了,没有人顾及方棠和蒋韶搴,两人慢悠悠的走了。

    韦艾德也摸了摸鼻子离开了,却没有注意到身旁钟子蕙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被抬走的明二少。

    !分隔线!

    不同于古家和上京明家的震动,方棠这一晚上过的很惬意。

    知道方棠喜欢自然的环境,所以蒋韶搴没有在弋州的闹市区住下,而是靠东边郊区的银杏公馆,这是弋州的度假休闲区,以银杏树和花海而出名。

    清晨的阳光下,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慢悠悠的走在林荫道上,虽然已经是十二月了,可放眼看去远处是成片的树林,近处则是碧绿的草地,空气舒适而怡人。

    “以前这里竟然是私人公馆?”方棠诧异的看向四周。

    这一片占地至少上千亩,处处透着江南园林的精致和幽静,说是旅游景区很正常,可她真没法想象这么大一片地方是私人的公馆。

    蒋韶搴低沉的嗓音悦耳的响了起来,“据说是一位董姓商人给他的夫人特意打造的,后来移居到了国外,这里就被开发成休闲度假区,五六十年前土地不算值钱,所以投资这一块也不过千万而已。”

    方棠对钱没多少概念,可她还是没办法想象这么一大片的地方竟然是私人公馆,瞅着神色平静的蒋韶搴,方棠第一次发现自己和蒋韶搴之间有代沟。

    “这是怎么了?”看着方棠忽然绷着脸,眼神严肃的瞅着自己,蒋韶搴勾着薄唇,沉声一笑的开口:“这么喜欢,要不我将这里买下来。”

    刚察觉到有代沟的方棠无语的看着“财大气粗”的蒋韶搴,这才是真的壕!一言不合就要买下这占地上千亩的度假区。

    “不过我手边暂时没钱了。”蒋韶搴这话说出来,毫不意外收到方棠满是怀疑的小眼神。

    “真没钱了。”蒋韶搴拉着方棠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低头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这才解释道:“前段时间在上京那边买了房子,今年来不及了,明年的话就可以搬进去住。”

    上京是寸土寸金,也有类似银杏公馆这样的别墅、公寓,可一般都在郊区,而地理位置好的只有紫湖山,只不过上京这些老牌家族都在这一片,蒋家就占据了紫湖山最好的位置。

    蒋韶搴原本不打算在这里置办宅子,不想和蒋家人有过多的接触,可找了一圈发现只有紫胡山环境最好,位置也好,不管是蒋韶搴回总卫队,或者去蒋老爷子的老宅都不算远,所以蒋韶搴动用了关系拿下紫湖山湖心岛的房子,现在已经破土动工了。

    发现蒋韶搴是认真的,方棠无奈的一耸肩膀,“我也没钱了。”

    方棠那点钱都投资到了西街口的休闲区,两人对望一眼,得,还真是穷到一块去了。

    徐荣昌过来时正好听到方棠和蒋韶搴在讨论该怎么用最短的时间来赚钱,当听到买彩票这个提议后,徐荣昌老脸狠狠的扭曲了一下,boss和小棠还能再不靠谱一点吗?

    “大少,我没记错的话,木林森集团是你的产业。”徐荣昌一脸怀疑的看着蒋韶搴,要不是相信自家大少,徐荣昌都还要怀疑他是骗婚的渣男,哭穷就是为了从小棠这里骗钱。

    木林森集团国内排行前一百,资产过万亿,每年的利润至少五百亿,大少竟然还会说没钱!

    关键木林森集团只是明面上的产业,目前是楚墨之在管理,私底下,大少还有不少固定资产,身为蒋家大少,又是蒋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蒋韶搴说没钱,徐荣昌把头摘下来当球踢。

    紫湖山的宅子是蒋韶搴和方棠未来要住的房子,他用的都是这些年自己在总卫队存下来的钱,没用动用木林森的资金,也没有动用蒋家的产业,所以才会没钱。

    “古家那边什么情况?”蒋韶搴沉声问道。

    徐荣昌脸上顿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无比佩服兴奋的向着蒋韶搴汇报情况,“大少,明家这一次绝对踢到铁板了。林天宝送到医院之后,林四爷和林四夫人立刻就赶过来了,确定是皮肉伤之后就将林天宝带回林家去了,都没有给古博一个好脸色。”

    林天宝和韦艾德起了冲突,两人打也就打了,关键这关明二少屁事啊,他不过是看林天宝不顺眼,竟然就要打断林天宝的手脚,还踢了林天宝几脚。

    也幸好是方棠和蒋韶搴说出了林天宝的身份,否则林天宝估计就这么糊里糊涂被带走了,到时候真被打断了手脚,那乐子可就大了。

    “明康也没什么大事,头上的伤口缝了几针,估计是林天宝没力气了砸的太轻。”徐荣昌第一时间就派人盯着古家和林氏,所以掌握的也是最新的情况,“明家连夜派了人过来了,估计要和林氏不死不休。”

    明家在上京行事一贯霸道,没理都要占三分理,更别说这一次明康被人给开瓢了。

    按照明家一贯的行事风格,徐荣昌估计来的绝对是先天高手,这让徐荣昌眼里顿时多了几分期待,“boss,明家要是损失了先天高手,绝对会肉疼。”

    蒋韶搴和蒋家不和,这些年来几乎是断绝了往来,别说上京那些家族了,就算蒋家内部,很多人都认为蒋睿泽才是蒋家大少,日后蒋家的继承人,都不知道大少的存在。

    徐荣昌知道是现在的蒋夫人杨芮抹除了蒋韶搴存在的痕迹,二十多年过去了,外界不知道大少的存在太正常不过。

    明康这个纨绔二少不知道蒋韶搴的存在,可明家主身为总执行长的机要秘书,他明里暗里没少使绊子,但总卫队独立在各个家族之外,明家也没多少机会能动手。

    更何况每一次动手了,蒋韶搴都十倍的奉还回去,渐渐的,明家也不敢再找蒋韶搴的麻烦。

    蒋韶搴思虑半晌后开口道:“林氏你不用派人盯着,注意一下古家那边,明康此次过来是接待古修界那边的人,你留心一下,一切以安全为重。”

    方棠不解的看着蒋韶搴,古修界难道是古武家族组成的?

    大手握住了方棠的手,蒋韶搴低声给她解释,“古武家族有林氏这样的,但那些一品古武世家一直都隐居避世,不和外界接触,追求的是武道修为的至高层。”

    这些已经是真正的核心机密,除了那些一品家族知晓的比较清楚外,二品的家族只知道一点皮毛,当然,弋州林氏这样的古武家族对古修界了解的也算多。

    古修界的家族虽然隐居,但只要有人就要生活,所以一品古武家族下面则有附庸的小家族,这些小家族充当一品家族在外的代言人,也负责处理所有的杂务。

    上京的蒋家也好、明家也罢,和古修界的家族都有密切的关系,平日里因为追求的不一样,所以两边不会有太多的联系,但真的遇到问题了,两边则会互相帮忙。

    能让明二少亲自来长源接待的人,那必定是和明家交好的古武家族,这也是蒋韶搴不让徐荣昌继续盯着的原因,古武家族出来的人修为都很高,徐荣昌再派人盯着很可能会遇到危险。

    “大少我明白,我会注意的。”徐荣昌毕恭毕敬的点头,他不会拿手底下的人来冒险,到了古修界,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处理的层面了。

    等徐荣昌离开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蒋韶搴回头看着靠在长椅上正在欣赏湖光山色的方棠,忽然开口:“小棠,我和宣德炉同时掉湖里了,你先救谁?”

    方棠一愣,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这个先救妈妈还是媳妇的问题竟然会从蒋韶搴口中说出来,关键他竟然把自己和古董相提并论?

    可看着面色严肃的蒋韶搴,他是认真的?方棠清冷的小脸狠狠的扭曲了一下,斩钉截铁的回答:“肯定是先救你!”

    蒋韶搴的身手根本轮不到自己来救,他还可以顺便将宣德炉也给捞上来!所以方棠回答的毫不迟疑!

    “那如果我一不小心打碎了你的宣德炉……”蒋韶搴声音压得有点低,看着方棠的神色越来越紧绷,蒋韶搴的语调也越来越危险,没想到他竟然会沦落到和古董吃醋的地步!

    “你不会不小心,除非是故意的!”方棠无语的看着蒋韶搴,他行事如此沉稳,怎么可能会不小心?

    可看着面色严肃的蒋韶搴,方棠眸光闪烁了两下,赶忙补救的开口道:“这宣德炉我答应送给常大哥了,不算是我的,所以没有谁比你更重要!”

    为了表示决心方,方棠亲密的靠在蒋韶搴怀里,还依赖十足的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只是脑海里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与其应付这么幼稚的蒋韶搴,她宁愿蒋韶搴化身禽兽,至少肉偿之后,自己的宣德炉还好好的,不会一不小心就被打碎了……

    那可是宣德炉……是孤品……方棠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蒋韶搴不会真的幼稚的去将宣德炉给摔了吧……

    长臂抱着怀里的方棠,蒋韶搴危险的眯着凤眸,送给常锋又如何?还不是一直放在小棠这里收藏着。

    想到蒋家库房里收藏的那些古董,蒋韶搴忽然感觉不应该交给方棠,否则有了这些古董,小棠绝对会将自己抛之脑后。

    自认为逃过一劫的方棠暗自松了一口气,完全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和蒋家收藏的古董擦肩而过,她就没见过蒋韶搴这么爱吃飞醋的男人!说好的沉稳、果决、睿智都喂狗了……

    “大少,林四爷来了。”就在两人各自有着心思时,不远处的手下快步走了过来,林四爷这个时候过来必定是因为林天宝和明康的事。

    “你去吧,我在这里再走走。”方棠回头看向蒋韶搴,她不喜欢这些应酬,再者则是因为方棠要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应对会变幼稚的蒋韶搴,那些古董虽然不是她的命,可真的砸了坏了,方棠感觉自己的心再次滴血了。

    “我过去看看。”蒋韶搴站起身来,伟岸挺拔的身影向着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幽深不见底的凤眸晦暗的沉了沉,能借着弋州林氏的手来对付明家也不错。